直面疫战,加加食品PMC部2小时紧急卸货32吨

2020-03-03 13:06:53 来源:白鹿网

紧急求援

外地货运车急需卸货

2020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早上7点,加加食品新任PMC部经理王云沅接到一个来自乌鲁木齐的求援电话,对方称是给加加公司送50目原料味精的货车司机。

他正月初二从乌鲁木齐装车出发,一个人一路上历经各路关卡和检查,历时8天,经新疆、甘肃、陕西、河南,于初九进入湖北境内,走随岳高速,预计晚上抵达宁乡,请求安排卸货。司机称,他已经8天没有吃一粒米饭,全部吃的方便面,进入陕西后,所有服务区都已关闭,个人疲惫不堪,如果不能按时卸货,他很难再支撑下去。

这是一车公司紧缺原材料,年前就已经订好了,原计划初七开工就要用的。供应商遵守契约,即便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仍然安排了发车。如果不是疫情发展如此迅猛,这车货刚好解味精车间燃眉之急。但是,从各方面搜集的信息看,这车货要顺利进入宁乡并卸货非常困难。

这辆车经过了疫区,虽然没有经过武汉,没有也不可能在湖北停留,但经过了疫区就是一个最大的危险因素。而且为了严密防控,政府部门已经在宁乡的多个高速口和国省道设卡拦截外地牌照车辆,非防疫和民生保障物资运输车辆不允许进入境。

此时公司还没有收到政府复工回复,第三方劳务公司装卸工大部分都在农村,农村各地道路封锁,以村为单位控制居民流动,即便货物运到了厂里,卸货将是一个大问题。

经总经办文思静主任与政府部门反复请示沟通,晚上七点,得到政府回复:“允许车辆进入宁乡境内,并要求公司立即组织卸货,车辆连夜驶离宁乡,且整个卸货过程不允许司机下车。”

PMC部总监蒋小红立即指示:组织本部门在宁乡境内男员工连夜卸货。王云沅经理立即与生产副总杨衡山、环安部罗素含总监、吴胜强经理、质管部肖新良总监请示,他们给体温测量、车辆消毒、入库检验、卸货操作做了详细的要求和指导。

火速驰援

PMC部与多部门联合应对

晚上7:20, PMC管理人员工作群冒出了一条@所有人的简短“集结号”:紧急情况,请召集本部门在宁男员工,今晚8点在白马厂区卸一车原料味精,市防疫指挥部要求连夜卸完!群内立即沸腾起来,纷纷报告位置,联系在宁人员。短时间内,召集到7位勇士,劳务公司佳佳红老板自告奋勇充当叉车司机。

晚上8:30左右,一辆河北牌照车辆吃力地驶到安静的白马桥山上,早已在此等候的政府委派的监督人员立即上前对司机传达了防疫指挥部的命令。王经理背起喷雾器,摇起把手,仔细对全车进行了彻底消毒,安保人员对司机进行了体温测量和登记,经过过磅操作,车辆驶入了预定的装卸作业区。

PMC蒋总、王经理、白马桥仓库谢月娥主任、总经办文思静经理都送上了他们不约而同准备的饺子、水果、牛奶等食品。

天气寒冷,北风刺骨,天空中还飘着毛毛细雨,但此时,白马桥山上热火朝天!晚上9点,卸货正式开始,王经理一马当先,脱掉羽绒服,爬上车顶,与几人合力掀开油布,一袋袋来自乌鲁木齐的原料味精迅速被码上托盘。

PMC人员毕竟不是专业的装卸人员,但他们摸索着,逐渐总结出从哪个方面搬运会更加省力,码上托盘如何摆放才不至于跌落等等。即便在这低温天气,他们仍然挥汗如雨,戴着口罩作业呼吸不畅,特别是几位戴眼镜人员,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汽水蒙上了镜片。

蒋总和文经理不停地为大伙鼓劲,谢主任则在一旁做后勤服务工作。一波下来,小半车味精就被卸下来了,但每个人都感觉渐渐吃力起来,十个手指头因为需用力抠味精编制袋,指甲处传来阵阵隐痛,感觉就会脱落一样。码放速度明显慢下来。

这时候,灯火昏暗处小跑过来一波人,援兵来了!他们是听说PMC部在抢卸味精,立即赶来帮忙的,他们是生产二部的彭田经理和章弦主任,还有白马桥后勤的6位安保人员。他们没有过多言语,立即脱下外套,爬上车厢,加入到火热的装卸作业中。

2小时,32吨

雷霆之速完成卸货之战

经过2个多小时奋战,32吨味精,1280包,终于被稳稳当当地卸下来了,参与抢卸的人员却一个个悄悄地离开了。

当车辆回皮后,司机将车停在厂门外迟迟不肯走,直到等来他最先电话联系求援的王经理,才摇下一半车窗,只说了一句话:“加加集团是一个仁义的公司,我感谢加加,谢谢你!”并举起手,憨憨地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然后发动车子,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病毒是隐蔽而凶残的敌人,疫情面前,闭门不出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有多少逆行的医者奋战在一线,又有多少党员、干部、志愿者坚守在二线。勇者临敌而不怀生!在确诊人数迅猛增加的2月2日,当一辆经过疫区的货车出现的时候,有多少人避之而不及,但为了保障公司复工复产后能够有原材料可用,PMC部及所有参与抢卸人员选择了勇敢、选择了担当,可谓当仁不让、奋不顾身!

(文中提到的抢卸人员,还包括:刘湘益,张德强,欧阳宏,胡佳,陈水清。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