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清印:一代铭心之史,九章哀郢之辞

2020-04-03 14:28:12 来源:中国网联网
熊盛元
 
  庚子之春,新冠病毒弥漫于江汉。新华社高级编辑周清印(笔名周郎)直面疫情,牵怀舜壤,纷来感触,尽付歌吟。两月之间,所作已达三百篇矣。因集为一秩,名曰《战疫诗史三百首》。该诗集编排顺序,开篇为主题序曲《黄鹤归来》,以下分为十章,即第一乐章《危城鹤唳》,第二乐章《四面楚歌》,第三乐章《万里驰援》,第四乐章《全民避疫》,第五乐章《居家一隅》,第六乐章《考问良知》,第七乐章《唤醒敬畏》,第八乐章《复工复业》,第九乐章《全球抗疫》,第十乐章《非常春光》,诗集最后为尾声余韵《春兴八首》。其篇秩之繁,体裁之丰,题材之广,悲悯之深,笔致之弘,才情之富,于焉可见,诚令人叹为观止矣。
 
  陈寅恪先生《柳如是别传·缘起》云“夫三户亡秦之志,九章哀郢之辞,即发自当日之士大夫,犹应珍惜引申,以表彰我民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何况出于婉娈倚门之少女,绸缪鼓瑟之小妇”,此语余深爱之,故取其“九章哀郢之辞”,配以“一代铭心之史”,构成一联,以状《战疫诗史三百首》编排之慧心宏旨,不亦可乎?
 
  陈寅老在《元白诗笺证稿》中,倡“以诗证史”之说,周郎沿用此说,付之于创作实践,其愿颇弘,厥功甚伟。盖当今抗疫之诗虽夥颐沉沉,然大都就一事生发,琐屑支离,难以证史,终不免静安“映梦窗,零乱碧”之讥也。《战疫诗史三百首》则体大思精,言宜气盛,或取葩经之髓,或得骚体之神,或夺胎于汉魏,或继武于唐宋,融古今于一体,具自家之面目。
 
  如四言古诗《大道行》,共146句,用《词林正韵》第三部上去韵,通篇一韵到底,且以议论为主。体式近于《诗经》中《小雅》,写法则更似老杜《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周郎自述创作此诗初衷曰:“思及抗疫诗史下半场实录完整性,加之此长诗不同于寻常以抒情、叙事为主,而更偏于时事政论,或可补战疫诗集题材、体裁、风格之缺。”此正见其深心所在。兹录其结尾24句:“日居月诸,重光呈瑞。云霞在天,烟火在地。萋萋芳草,潺潺流水。彼小虫兮,败绩逃溃。彼童叟兮,牵衣娱戏。彼燕侣兮,含情凝睇。谓予不信,何以致此?大道之行,笃行正义。天下为公,休戚同济。周虽旧邦,瓜瓞永继。绳其祖武,董道不贰。大道不孤,天下大庇?”寄望殷勤,措辞雅正,虽多议论,仍能融情于景,而所绘之景,皆源自未来和平安详世界之想象,既见信念之坚,且已臻静安所标举之“造境”,可谓“凌云健笔意纵横”矣!
 
  又如诗集序曲骚体长歌之后,尾声有《春兴八首》,嗣响少陵之夔府孤吟,而气格弥高,不妨每首摘句如下,当知吾言非妄也:“雷火神山人裂肺,莺花帝阙我销魂”“公德照妖疑宝镜,良知解毒是灵芝”“粲粲新樱开万树,萋萋宿草掩千坟”“复产复工家国梦,出关出郭稻粱谋”“公衙自此轻乌帽,草野缘君重白衣”“非典诛除拔长剑,新冠射落挽弯弓”“万方魂聚山同撼,九派流长枝又开”“百足毒虫僵不死,五洲义士斗弥坚”……周郎身在京都,而心萦江汉,发为吟咏,既承老杜之法乳,更具当代之意识,诗心独运,史鉴长悬,迅翁“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之句,恰可移状《战疫诗史三百首》之深刻内涵也。
 
  周郎腹笥较阔,熟稔魏晋唐宋明清先贤之作。于倚声之道,素不喜为所谓婉约正宗所牢笼,然其高处,往往能摩清季四家之垒。如第一乐章中《苏武慢》词下片云:“忆闲庭,笑眄风薰,娇啼帘卷,私语桃花人面。今有谁听,听也可垂泪满?踪绝飞鸿,影匿栖乌,天涯遁远。更空中警柝,敲破惊魂欲断。”写武汉闭关之际,万人空巷,千户掩门,以避新冠病毒。而词中却极写往昔春光之美,鸟语花香。王夫之所谓“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姜斋诗话》)是也。细加品味,此词实从况蕙风同调词点化而来。蕙风词下片云:“凭作出、百绪凄凉,凄凉惟有,花冷月闲庭院。珠帘绣幕,可有人听,听也可曾肠断?除却塞鸿,遮莫城乌,替人惊惯。料南枝明月,应减红香一半。”两相比较,嬗递之轨迹分明,而皆能著眼现实,以词证史也。
 
  今喜周郎《战疫诗史三百首》初成,其中妙谛玄旨孔多,吾率尔作此简评,挂一漏万之处,自知难免。好在诗史诸多篇章已在网络中广为传播,读者自可采玉于宝山,寻珠于诗海也。
 
  (注:本文作者熊盛元系当代诗词名家,历任国内顶级诗词大赛评委,编著有《晦窗吟稿》《晦窗诗话》《静安词探微》《海岳风华集》《二十世纪诗词文献汇编》(民国词卷)等多部)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