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华盛顿

2019-09-29 10:52:49 来源:风起小说张效雄
  华盛顿的深秋,细雨蒙蒙,云层很深很厚。
 
  北美的深秋,空气阴冷潮湿,雨中的街道湿漉漉的,雨滴从树叶树尖静悄悄地淌下,更显现出阴冷的气氛。偶尔有阳光从树梢间通过,反射到国会山和白宫的白墙上,也是阴冷的气味。只有草丛中的本地鸟儿和远处飞来过冬的大雁,以及穿梭于林荫里的松鼠,才能体现出几分生气。
 
  华盛顿的街道行人不多,静静地在狭小的城市街道间延伸,把诺大的城市花园分割成条条块块。
 
  华盛顿在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交界的地方,是个特区。我住在郊外,属于弗吉尼亚的地盘,是一个森林覆盖的小镇。小镇的清晨,窗外雨声潺潺。早早起来,看看手表已经是6点多钟了。
 
  给女儿去电话。她昨天晚上从堪萨斯飞来看我,一大早要飞回去。女儿还在梦中,睡意正浓的她,在电话里问我为何起床这么早。我说6点多了,在国内已经是晨练的时节。女儿看看表,告诉我,11月1日是冬令时的第一天,该拨表哦。我这才想起,美国与中国的大一统差别很大,几个时区是不一样的。美国调整时间设置的一个原则是,要使每一个区域基本保持在7点左右是太阳升起的时间,因此就有夏令时和冬令时的分别。呵呵,我赚了一个小时。
 
  还是睡不着。于是到外面走走。
 
  北风从树冠下草地上吹过,湿冷湿冷的。偶尔有几束汽车的灯光横扫过来,灯影中的雨凝固了一般,挂在昏黄的光柱上,更有几分肃杀的寒意。
 
  天地还在熟睡之中,华盛顿没有醒来。雨雾把城市和乡村掩盖得严严实实,只有有规律的飞机起降时的轰鸣声掠过雨空,划破宁静。一会儿,又一会儿,静和动交织着。
 
  回望这几天,美国的清晨都是安谧空灵的。无论是在工业城市芝加哥,还是商业之都纽约,即便是在繁华的闹市,也没有人头涌动的景象。许多地方街头几无行人,汽车穿梭而过,没有大油门的轰鸣更没有喇叭叫唤。美国是一个宁静的国度。至少我所经过的美国东北不是这样的。
 
  与人类相比,大自然要喧闹一些。站在大街上,忽然一阵鸽哨传来,一大群白鸽欢声飞过。再看华盛顿城中的英雄纪念牌前,绵绵细雨之中,绿茵茵的草地上,大雁或觅食或引吭高歌,松鼠在树林草丛中迈步,给了安静的环境一个鲜明的补白。
 
  在林肯纪念堂前、在杰弗逊纪念堂前,人们轻声静气地登上台阶,在伟人的塑像前肃立,默默地回味美国简短的历史。
 
  纪念堂边,参加过韩战的老兵在草地低头寻觅什么?参加过越战的老兵在丛林中昂首站立思考着什么?他们身上,承载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到的光荣。赞颂他们的诗人,以沉重的笔墨吟诵的诗篇刻在地砖上:他们响应祖国的号令,并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却永远不会回返…
 
  雨点滴在无声地在雕塑群像的脸庞上,那是一种别样的怀念,别样的情思。无语的我们在群像间默默地徘徊,静听雨声,如同寻觅历史留下的天籁。
 
  细雨在华盛顿的树和花,楼和桥,街道与小溪间流淌,静悄悄的,从北边流淌到南边,再向郊外的森林和草地流去。
 
  华盛顿的雨是细细无声的,是漫漫云雾里飘下来的情思和惆怅。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