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天津空军大院(3) | 七十年代凭票供应的军人服务社
2019-07-15 10:10:00   来源:健谭论   评论:0 点击:

七十年代凭票供应的军人服务社文范建  天津空军大院有个军人服务社,其实就是个小卖铺。小卖铺在干部灶边上,是个独立的小平房,只有十几...
七十年代凭票供应的军人服务社
 
文范建
 
  天津空军大院有个军人服务社,其实就是个小卖铺。小卖铺在干部灶边上,是个独立的小平房,只有十几平方米。除一个L形的柜台外,贴墙放着整整齐齐的商品。货架上的东西不多,主要是日用品,牙膏牙刷洗脸毛巾手纸脸盆和香皂。什么糖果糕点都不卖。不知出于什么动机不进吃货。要说没下嘴的也不对。午餐肉、凤尾鱼之类的罐头和香烟也都有。用的个把月也就买一次,吃的就会天天买。就这,每天还是吃卖不吃用。小卖铺不知道那时懂不懂拉动消费是硬道理,噢,计划经济不拉动消费才是硬道理还能勤俭持家,艰苦奋斗。
 
  天津空军大院驻在天津河西区尖山路十号,离繁华商业城佟楼近。佟楼有不少东西卖,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天津话说了,要嘛有嘛。最有名的是佟楼卖正宗的十八街麻花。小卖铺里没有。
 
  小卖铺卖东西的是一身二用的干部灶司务长,河南延津人,两只眼睛一大一小,看人斜着看。都以为他看不起人,可司务长这双眼就这么看,没有一点小看和恶意。有一次,一个战士来买脸盆,问他,有没有脚盆?他斜了他一眼,操着河南话:“啥来?脚盆?你买脸盆洗脚不会更干净?“战士看到他斜眼,就觉得受了侮辱,想动手被劝开。
 
  佟楼的吃食多,天津空军大院晚上一般没事不让出去。因此,小卖铺里的午餐肉罐头和水果罐头就成了抢手货。灶上伙食差,晚上没事买上罐头就是一道好菜。
 
  小卖铺最抢手的数香烟。当兵的几乎个个抽烟,不会抽来到大熔炉也熏陶出来了。好香烟凭票供应,司政后的每个科都有机会分到凭票供应的烟票。当时的烟分甲乙丙丁。甲烟有中华、双喜、牡丹(分红蓝)等。算是名牌,要定量供应。甲烟先保证出口,再是外宾,后是侨汇等特需,这是中国特色的分级制。乙烟有前门、美丽、红金、飞马、恒大、三门峡、大生产、大重九、布谷、精海河等10个牌子,算是次好烟,也要定量供应。至于丙、丁,就是杂牌了,不用票,想买就买。
 
  在小卖铺的柜子上,摆放的甲乙烟有牡丹、大前门和恒大,几乎看不到中华和双喜。至今纳闷,在南方能看到的奔月,这里怎么都看不见。一张票一条,不能多也不能少。从没见有人嫌多而要拆开来卖。次烟随便买。馋死烟鬼没商量。不少人贴着玻璃柜,望穿烟盒咽口水,也就过把瘾。
 
  唯一享受凭票供应特权的是师领导。但也不是敞开供应。每人一个月四条。师首长中除了副师长叶滕、副政委谢德懋、谭副师长因为肺气肿不抽烟外,个个抽。相比之下,前两位首长相对有文化,写文章文采飞扬,作报告海阔天空。会不会文化人早就知道尼古丁会致癌?抽烟凶的有师长顾显清、政委董华、副师长樊继俊、副政委王洪钧、参谋长周豪。每个人抽的方式各不同。
 
  顾师长抽一口会从鼻子发出一抽一吸声,抽完一口迅速用两指尖拿下,然后见你在他面前,就会亲昵地推搡你一下,这个动作,初时会吓你一下跳。继而再看他的表情,便见他面带微笑,用沉重的四川乡音咕哝一句。好像烟劲儿转换成了快意。
 
  董政委常抽的是双喜牌,每到休息时他有下棋的爱好,就眯着眼睛走棋,嘴巴里叼着的烟卷冒着袅袅烟雾,长长的烟灰纹丝不动,直到烧尽为止。一次午前他接待来客,从会议室出来叼着烟,灰不落,任缭绕烟气升腾,一边用浓重的鲁西南口音说准备饭。此时,正赶上他夫人下班到小卖铺拿上两条红双喜。
 
  王副政委的腿走起路来有些颠。怎么颠的,大家都不问,也没人传。好像他生来就是这么颠。他抽的烟不是一个牌子,有时是牡丹,有时是前门,有时又见他抽中华。当时中华不好买,主要特供于外宾。王副政委从空军检察院副检察长的位子上调到二师当副政委,一些干部和战士就瞎猜,抽中华会不会与北京有关系?王副政委面相凶,却待人和蔼。他抽烟时习惯让烟,无论有无官位,无论贫贱富贵,面对面都让烟。用拇指食指一夹,从烟盒里抽出一支,不说话,头一点,意思就是抽吧。遇到不好意思的或是受宠若惊的,跟着就是摆手往后仰。
 
  周参谋长抽烟从不让烟。不管是谁,只顾自己抽得快活。周参谋长的个子一米九,是个庞然大物,说话粗声嗡气,抽烟的力度也大。抽的时候,无论说话神思,都从鼻孔里冒浓烟。坐下时,几乎烟不离手,一支接一支。不用火柴,就着烟续点。周参谋长抽的是大前门。有一次,一个城市新兵有事要探亲,临走时,周参谋长送他两条大前门。战士不敢收,哪有首长给当兵的送礼?首长瞪眼嗡声嗡气哼两声,不收也得收。战士回家听老爸说了才知道,周参谋长是解放战争解放过来的国军机枪手。是老爸解放的他。这个秘密二师的很多人不知道。
 
  在七十年代,首长们能买到凭票烟,是令官兵们羡慕的一件事。享受这个待遇,上级觉得心安理得,下级觉得应得应份。没人觉得不公。不够级别,就只能等着轮流发票买好烟。买上好烟,备着探家孝敬用。
 
  近二十年,干部战士指望凭票供应买好烟一直是件奢侈的事。最多也就能买到前门和恒大。真正过瘾的想买就买的是抽孬烟。抽的最多的是红金、三门峡、大生产。就是这些烟要是天天抽也抽不起。官兵们把发的工资和津贴一多半寄回孝敬家。就叫家里寄些好烟叶来卷喇叭抽。谈心聊天,个个卷起一个小喇叭。
 
  在小卖铺,买烟凭票属铺前的事,是公开的;买三转一响是铺后的事,是幕后的。这样的商品与香烟不一样,只发票而不在小卖铺里卖。当然,发票虽是首长优先,但其他人也有机会。只是轮的时间长。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最实用最实惠的还是名牌自行车飞鸽、凤凰和永久。一部自行车330元,大家卯足了钱,就盼着能弄一张票买个自行车大件托回家。
 
  有一天,有个干部到小卖铺打探,什么时候发票,什么时候分到票。司务长斜他一眼,操着河南话:“咔好,等分到恁,恁也转业啦。”一句话把这个干部噎得差不点背过气。
 
  咔好,真的一语成谶。第二年,这个干部真的转业了。正办关系时,司务长把他喊出来,又是斜眼望望他。他正想发作,司务长悄悄告诉他:“给恁弄了一张飞鸽票,快去佟楼商场提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你的沉默,自有力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